天中人怀念的那个“白马王子”哪去了

2016-12-27 21:44 好文分享 天中好青年

《天中图库:驻马店的标志性建筑》一文中提到了原来大驻马店的标志性建筑白马雕塑。现在是不复存在了,但天中人仍是念念不忘,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。

到底天中人怀念的那个“白马王子”去了哪里呢?

驻马店火车站那匹“白马”哪去了?

《何以笙箫默》中,学生时代的何以琛和赵默笙走散了,赵默笙就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何以琛找到自己。后来,何以琛把赵默笙弄丢了,他也习惯性地“站在”最显眼的地方——各大知名媒体的报端,希望赵默笙能看到他。

很多读过这本书的人,都为这种执着坚守的爱情所感动。实际上,在驻马店这座城市里,也曾有过这样一个地方,它是那个年代驻马店标志性的建筑,是那时驻马店最显眼的地方——驻马店火车站广场上那匹威风凛然、栩栩如生、似乎腾步起飞的“马”雕塑。但2007年,火车站广场上那匹高大的“骏马”不翼而飞,令无数驻马店人非常遗憾。

驻马店的白马雕塑

记者找寻:无果而终

驻马店,原是一座村庄。古时官员曾以马为交通工具,骑马经过此地时歇脚停留,所以后来这里被官方命名为驿站。驻马店自身独特的发展历史始发于驿站,所以自古便与“马”文化有关。在“75·8”特大洪灾之后,驻马店地区希望建立一个地标。于是几经周折,经过多次讨论,决定在驻马店立一个“白马”雕塑,既能够代表我们驻马店与马的渊源,又取“骏马奔腾”、“龙马精神”的寓意,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够一步一步地朝着积极的方向繁荣发展。

而今,来到驻马店火车站,记者看到的只是围了一圈白色栏杆的平坦广场,与照片上有白马的时候相比,确实扩建了,显得气派很多,但记者的心情十分低落,总感觉少了些什么。

不甘心的记者围着广场走了一圈,企图从地上的一砖一瓦中,寻找当时的痕迹,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,只是看见广场上到处停的都是车辆,来来往往、神色匆匆的行人穿行在广场上,或自己出行,或送别亲友。

记者拿出手机,搜索“驻马店火车站白马雕塑”,出现的也仅仅是一些驻马店人对白马的回忆和怀念,甚至连一条介绍白马基本形状的信息也没有。能找到的图片也只有一张黑白图片,应该是在火车站改建之前照的,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车站建筑顶上那颗闪亮的星。

因为年代久远,记者在市住建局也没有查阅到相关资料,只是隐约得知火车站“白马”是政府聘请当时遂平781矿上的一个名叫度长本的美术老师设计雕刻的。

这样一个在火车站最显眼地方存在了近30年的地标,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?

附近居民:白马情节割不断

为了找寻这匹消失的“白马”,记者专门走访了火车站附近的居民。记者来到中山街附近,询问“白马”的去向。一听说是记者打听火车站的“白马”,这些居民都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地向记者讲起了他们与“白马”的不解之缘。

家住火车站广场附近的34岁的赵磊告诉记者:“我家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居住,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。火车站广场上的那个白马雕塑,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建的,我当时也就七八岁。那时我们放了学,没事就和小伙伴相约在白马雕塑下见,或到白马下面玩。我们家现在还有一张我坐在白马上照的照片呢。那时候白马下面总睡很多人。如果有亲戚过来,每次送亲戚坐火车,总要在那儿往天桥上挥挥手,好像站在那里,即使与准备离开的亲人相隔再远,他们也能看到一样,因为那里多显眼啊。火车站广场上的白马,目睹了多少亲友们的别离。”仿佛打开了尘封多年的回忆,赵磊从家里取来了两只板凳递给了记者,缓缓说道。

驻马店的白马

点了一根烟,赵磊接着对记者说:“那时候,家长对孩子管得松,作业少,孩子写完后就可以在外面疯跑。我们有时候玩得太投入,走得有些远了,但只要找到火车站广场上的‘白马’,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。火车站广场的‘白马’,是我回家的指明灯。”

听完张磊的话,记者的目光转向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身上。那汉子颇不好意思地讲了起来:“我谈恋爱早,十七八岁就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。那时候谈恋爱也简单,喜欢人家就拉人家出去逛街。她对这附近不怎么熟悉,所以与那姑娘见面,总是相约在白马雕塑下面。我还记得有一年特别冷,雪下得有一尺多厚,路上不好走,她便迟到了。我就站在‘白马’下面等啊,等啊,也不敢走远,怕她找不到。虽然刮着大风,但我一点儿也不感觉冷,足足等了她一个多小时。后来,她就成了我的老婆。听我老婆讲,当时天那么冷,她迟到这么久,以为我肯定不会等她。结果走到广场附近,她离老远就看见我站在‘白马’下面,那一刻,她感动极了,便认定非我不嫁了。可以说,火车站广场上的‘白马’,见证了我们的爱情。”

经记者询问,得知这个汉子的名字叫王鹏,他在这里也住40多年了。“后来我去当兵,整整8年啊,只回来过两次。我去当兵的时候广场上的‘白马’还有,但等到退伍回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我还以为自己下错了火车站。”王鹏苦笑着说,话语中含有几丝苦涩。

文化名人:马奔向何处

著名作家张纯谈马文化。

告别附近的居民,作者来到了位于南海公园附近张纯的家。张纯今年77岁,退休在家,写作多年,是我市著名作家、文化学者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驻马店人,其祖父曾在驻马店修铁路,从此落户驻马店。说起他对驻马店的了解,那可谓是三熟:人熟,地熟、发展熟。

知道记者的来意之后,张纯十分欢迎,说:“白马雕塑在雕刻后,就受到了不少争议,有不少人点赞,也有不少人批评。那时深圳已经有了著名的垦荒牛,所以有些批评的人认为白马的形状、姿态不如垦荒牛看着雄伟。但喜欢白马雕塑的人又说,这个白马雕塑代表了那个年代,驻马店当时的财力、物力、文化也只能达到这样的水平。”

“‘白马’面朝北方。当时为这个‘白马’要往哪儿奔,我还参加了一次会议。从驻马店是驿站这个角度说,应该往北,北上南下嘛。往京城的方向,这也寄托了政府和人民的一种期望。后来我退休了,不经常出去了,有一次无意间看报纸,才知道火车站的‘白马’不见了。”喝了口茶,张纯调整了一下情绪,说:“拆掉‘白马’,是因为有人说它不壮观,影响市容,而且春运暑运期间,客流量太大,在那里太碍事。只是大家都有些遗憾,因为那是一个纪念。”

“现在讲究乡愁,驻马店外出的也好,探亲的也好,回乡的也好,上学的也好,到这里来了之后,出去多年之后,最先想到的就是这匹马,可是就这样忽然间消失了。这匹马奔向何处,咱们不知道。过去有一个成语叫‘持鞭追蹬’,其实当时有很多来驻马店的有识之士、投资商人、学者,都是冲着驻马店的马文化来的。”张纯说。

张纯还告诉记者:“现在人们的审美水平提高了,但是还是希望有一个标志性的地标,让驻马店人在异乡也能有一个承载。大家都从文化传承的角度多去想一想,让驻马店有一个和其他城市相区别的地方,有一种属于驻马店人民自己的独特文化,让“白马”还奔回来。你们报社也有这种义务,让这种驻马店马文化得到传承,让这些年轻人也知道火车站之前还存在这样一匹骏马,让老人们多回忆他们与‘白马’的故事。让驻马店的马文化得到传承和发展。”

专家建议:弘扬驻马店的“马”文化

“驻马店有着丰富的传统文化,积淀着驻马店人最深层的精神追求,代表着驻马店独特的精神标志。赋予驻马店传统文化以新的时代内涵,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从维系历史、关系现在、彰显未来的角度出发,将驻马店文化挖掘传承和发扬光大,应重点围绕“马”和与马有关的“驿站”、“店”来做文章。”市作协主席刘康健说。

如何叫响以“马”为内涵的驻马店文化,刘康健认为应做好以下几点:

打造“马”主题公园。划定一定的规模区域,建设以马为主题,以驿站、车、店等为内容的高品位、高质量的休闲娱乐场所。设立“驿站文化”、“车舆文化”等系列博物馆,设置名马雕塑,如赤兔、的卢、汉血马等。用影像(动画)播放马的典故,如王亥驯马、伯乐相马、指鹿为马等。收集有关马的成语(有关马的成语380多个),根据成语绘制壁画,形成马的成语墙。

    拓展“马”文化的外延。把“马”文化拓展到各个领域:将马作为我市的“市徽”,在国道及省道交界处、高速路出入口处和高铁广场,设置“市徽”标志;将马兰花(或马蹄莲)作为“市花”,大量培植,达到一定规模后,可以举办全国性的“花展”、“花会”、“花节”;将部分道路的名称,改为与马有关。除“驿”、“马”、“店”之外,拓展驻马店文化的外延,成立“驻马店文化”研究会,将以周、沈、吕、蔡等姓氏为主的根亲文化,以重阳文化、盘古文化、梁祝文化等为代表的民俗文化,以嫘祖文化、冶铁铸剑文化、车舆文化等为代表的创造创新文化,以汝南王桥农民画、西平大铜器、确山打铁花等为代表的民间艺术品牌等,整合打包,统一开发,全面增强驻马店文化的吸引力和影响力。

(本文由驻马店广视网/www.zmdtvw.cn编译,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mdtvw.cn/showinfo-33-33417-0.html

天中推荐:天中图库,带你寻找故乡的记忆。

发表评论:

  • 1条评论
无言的温柔
不知道想说什么,但还是想说些什么
话家乡☆天中百科
轻松一下:调戏调戏小狗
最近发表
文章归档